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7章 传出去不好听 (第1/2页)

    只见关羽一身崭新官服,正笔挺的坐在长椅上候着,虽然未拿兵刃,单凭着那一股子气势看来,就不是个等闲人。

    这事肉眼可见的天赋,怪不得曹操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关羽挖到自己麾下。

    刘协心中暗想了一番,之后大马金刀坐在了主位上。

    “不知司空让偏将军来见朕,有何要事啊?”

    关羽宁可冒着曹操的名来见自己,一定是有求于自己的,这一点在来的路上刘协就琢磨明白了,既然是他有求于自己,自己自然也得端着点,想要让人家敬自己,自己就得有让人家敬的地方。

    气场这个东西,刘协自问自己是从前世带过来了的,身为一个见过血,见惯了牺牲的缉毒警,刘协觉得自己的气场是不逊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将领的,只不过在曹操的面前,他不可能拿出来罢了。

    “陛下赎罪,臣此来,并非是受了司空的指派,只是怕陛下不见臣,这才谎称司空的意思。”

    刘协一坐定,关羽就站起身来,冲着刘协深施一礼,虽说没直接跪下,但也算是给足了刘协面子了,至少当朝的官吏至少一半都不会有这么给刘协面子的。

    关羽施礼之后,刘协就那么定定的盯着关羽,看了好一会,空气在这一小段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关羽有点没明白,在朝堂上表现的口无遮拦,胸无点墨,十足就是一个人云亦云的昏君的刘协,为何会有这样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散发出来的气势。

    但没等他想通这里面的关节呢,刘协又坐了回去,脸上也重新挂上了笑容。

    “偏将军说笑了,现如今这个当口,你有什么要求,只管跟司空说,只要不是回到皇叔身边,他都会答应,至于朕?不说也罢!”

    甩出这句话来的刘协,跟朝堂上的可谓是大相径庭,这让关羽心里又是一动,不管是之前到许昌听刘备所言,还是这一次在朝堂所见,刘协都是个十足的傀儡。

    但是此时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可就不像了。

    “陛下既然看的明白,臣也就直说了,臣此番之所以跟司空来许昌,皆是因为兄长的两个夫人也落入了司空之人,若是臣走,两位夫人定遭不测,如今既然臣已经受封,与袁绍一战,怕是躲不过去了,二位夫人留在许昌,臣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臣斗胆,求陛下看在兄长乃是皇叔的份上,暂且将两位夫人安置在宫中,此事想来司空也不会在意。”

    关羽极少有求人的时候,来之前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不过就冲着刘协刚才的那两句话,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来对了,这才又动了几分的真心,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听了这话,刘协也是恍然大悟,之前他一直没琢磨明白关羽来这是为了啥,现在终于明白了。

    关羽之于刘备,此刻就像是风筝,而甘夫人和糜夫人就是连着风筝的线,这条线一旦断了,关羽这个风筝就再也飞不回去了。

    之所以来找自己

  第17章 传出去不好听-->>(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