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9章 给朕斩了关羽! (第1/2页)

    刘备万万没想到,自己前脚在徐州刚斩了车胄,把关羽派到了下邳,曹操马上就亲自率军来了。

    在他的想法里,曹操应该是先跟袁绍来一下子,至少一两年的时间都没闲心管自己这么点人马啊。

    直到他听说了董承因衣带诏之事被下狱。

    刘备是个心思玲珑的人,他明白,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一旦落入曹操手里,那是完全没有活命的机会的,所以当兵败来临的时候,他只能把自己的二弟和夫人扔出去了,弃车保帅嘛。

    夫人没了可以再娶,兄弟没了可以再结拜,命要是没了,那可就啥都没了。

    但刘备的心思,关羽可是不知道,兵败被俘对于他这么刚的人来说并不是个好事,只不过想到曹操的癖好,再看看自己身后那几个相貌身段都是上上之选的女子。

    关羽已然决定了,受点屈辱就受点屈辱,曹操当初在许昌的时候就曾招募过他,只不过当时的关羽没搭理他罢了,有着这个典故,关羽也知道曹操应该不会立刻就杀了自己,毕竟曹操也算是个人物,玩几个刘备的夫人和招揽自己之间,他相信曹操一定会选择后者。

    “云长,当初我与你说,良禽择木而栖,今日,我还是那句话,你该当如何回答?”

    曹操是个性情中人,这一仗把刘备打的屁滚尿流,虽说没能手刃刘备,但拿了关羽,也算是合了他的心事,刘备的能耐不就是能忽悠住自己手下的几个人吗?要是手下的人都没了,他忽悠谁去?

    关羽生得面如重枣,目似朗星,长须瘦脸,虎背熊腰就不用说了,但在曹操的面前,他虽浑身被绑缚着,但双腿岔开,站的稳稳的。

    曹操身后的曹仁早就看着这货不顺眼了,明明是自己被干的够呛,现在还在这拿架势,换谁看着都来气啊。

    “司空,看我去把这厮的脚筋挑了,我看他跪还是不跪!”

    说罢,曹仁抽出佩刀,大踏步就奔着关羽去了。

    一步,两步,三步……

    “子孝,不得无礼,云长乃是大汉下邳的太守,我乃是大汉的司空,同为汉臣,不过是官职不同罢了,为何要跪?”

    曹仁距离关羽不过就是六七步的距离,再往前两三步,那可真就要抽刀断了关羽的脚筋了,但关羽也的确是依旧站在那,纹丝未动

    “哼,司空这汉臣当的真是不错,兄长奉诏讨伐袁术,竟也成了司空的敌人?”

    显然,关羽对于衣带诏的事并不知情。

    “我自然也是奉了诏命的,不然怎会放着袁绍那逆贼不去铲除,却到了徐州,这其中的缘由,云长还是等到了许都去问陛下吧!”

    对于关羽的能耐,曹操自然也是非常垂涎,只不过之前已然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了,让曹操也谨慎了许多。

    “司空且慢!”

    就在曹仁即将指挥兵卒把关羽带下去的当口,关羽忽然开了口喊了一嗓子,

  第9章 给朕斩了关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