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章 窝囊皇帝变暴君 (第1/2页)

    “陛下,这是妾带着身孕熬制了两个时辰的药汤,这数日以来,陛下的脸色都不甚好,话也少了,宫里的医者说了,这是到了岁尾,寒气郁结,喝了药汤,自会痊愈。”

    宽敞的大殿中,被唤作陛下的青年正坐在床榻上,生的身材颀长,唇红齿白,鼻直眼阔,那叫一个仪表堂堂,只不过如今一身锦袍衣襟大开,发髻也有些散乱,一副颓然之相。

    “贵人去歇息吧,汤药留在这,凉些我……朕自然会喝的,让皇后过来伺候朕吧!”

    端着汤药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生的算是肤白貌美,身上也是前凸后翘,只不过此时小腹微微有点隆起,一看就是有了几个月的身孕了。

    见陛下这么说了,她只能缓缓放下冒着热气的汤药,几步一回头的走了。

    “你们也都到门外吧,皇后到了后,让她独自进来给朕喂药。”

    有气无力的丢下这么一句,门口的几个侍女也缓步退了出去。

    青年皇帝环顾四周,又是一声叹息。

    占据这个身体已经三天了,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在缉拿毒贩的时候死在了对方的抢下后,自己成了华夏历史上论憋屈一定能排进前三面的皇帝:刘协。或者说谥号,叫汉献帝。

    这是公元一九九年,建安四年的岁尾,许昌的大汉皇帝行宫。

    三天以来,刘协把所有的记忆消化了一遍,以前世警察的视角过滤了一遍,之后悲催的发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局之中,这里和自己前世在演义里了解的那个世界几乎完全不同,或者说,前世的少年们好像全都被演义给骗了!

    建安四年年底,这个时间节点酷爱历史的刘协记得十分清楚,自己为了夺权策划的衣带诏之事快要暴露了,他意识到自己穿越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要赶紧告诉董承和王子服他们几个,赶紧想办法。

    但是当记忆跳出来之后,刘协当时就有点蒙圈了,因为跟前世熟知的演义情节完全不一样,自己压根就没搞过什么衣带诏!

    虽然到许昌这几年兵权都掌握在曹操的手里,但是真正的情况反而是曹操一直亲力亲为东征西讨的,对自己也算是客气,反而是车骑将军董承,时常在自己面前前窜后跳,一年前更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女儿塞给自己做了贵人,很不得自己和皇后的待见。

    演义虽然演的多了点,但是衣带诏这个事肯定不会是无中生有。

    显然,这是个假传圣旨的锅,董承用了自己的名义,把刘备他们几个给忽悠了!

    一旦事败,人家曹操可不能以为这就是董承的事儿,而是会以为我在外面为了大汉东征西讨,你在背后想要一刀捅死我?那我往后不整你整谁?

    三天,刘协终于认清了,这偌大的一个许昌,自己真正能相信的可能就只有一个皇后了,皇后伏寿,已然跟着自己多年了,从未有过二心,而且胆识不错。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老丈人伏完是个有点头脑的人,他想要改变目前的局面,暂时除了他,已经是没人可以相信了。

    皇帝当到了这个份上,刘协自己也是有点不敢相信,所以这几天,他精神萎靡,的确

  第1章 窝囊皇帝变暴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